临城县:1.2万户农民的“绿岭”核桃之父

  • 时间:
  • 浏览:44
  • 来源:农业信息网

  2016年7月8日,我们驱车来到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的栽培基地。
  一株株核桃树枝叶交叠,沿着起伏的丘陵绵延到看不见的远方。树间,一根根布条把树枝拽到与地表相平。树下,一群群白在悠闲觅食,既除杂草又除害虫。树上,一盏盏黑光灯高悬,落入灯下布袋的害虫将成为树下白鹅的饲料。
  土地治理、浇水灌溉、栽培对策、新品系选育,产品深加工,李保国在绿岭留下一整套的创新研究成就。其中《太行山区优质核桃产业化技术及深加工系列产品开发》《优质核桃标准化生产技术集成示范》等成就被认定为国际先进;核桃省力化种植管理技术体系,成为国家星火产业重点推广技术;《绿岭原香核桃乳生产技术》获得河北省科技成就证书,成就水平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其实,在1999年来绿岭之前,李保国没有接触过核桃栽培。
  如今,临城县全县薄皮核桃栽培已达22万多亩,全县1.2万户农民靠栽培薄皮核桃脱贫致富。
  “我总感觉保国老师就像在外地出差,很快就会回来,和我们一起谋划绿岭薄皮核桃产业扩大蓝图,带动更多的父老乡亲脱贫致富。”绿岭公司董事长高胜福说。
  “没有李保国教授,就没有绿岭的今天。”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临城县涌动着开发荒山的热潮。
  与人合伙承包了3000亩荒山的高胜福,请来了当时有名的苹果树管理专家李保国,也打算栽培苹果。胶鞋半旧,胡子拉碴,一身行头不像教授的李保国却在检测当地土壤之后,认为此类砂砾较多的土壤种不出好苹果,他建议高胜福栽上核桃树。
  高胜福有些迷茫。一方面,当时核桃不值钱;另一方面,李保国虽是管苹果的名专家,却从没有搞过核桃栽培,高胜福还真有点不敢相信李保国的能力。
  其实,李保国早在岗底村时已经开始了对核桃的研究。“保国老师说,‘苹果确实好,但并不是任何地方都适宜栽种。尤其在太行山前的丘陵地区,土质瘠薄,干旱缺水,更适合栽种核桃。核桃在用水和管理技术方面都要比苹果省水省力,容易推广。尤其是优质薄皮核桃,市场前景非常好。’”高胜福回忆说。
  半信半不信中,高胜福开始栽种核桃树。
  1999年,绿岭从山东引进品质较好的薄皮核桃新品系,种下了1万棵种苗。
  待到2002年核桃树挂果,却发现果树的品系杂乱不堪。除了真正的新品系,有“辽1”、“辽7”、“丰辉”、“中林1号”这些叫得上名的老品系,也有的连专家也叫不著名字。
  “李老师说,要有产业化、有规模效益,必需实现品系化、良种化,保证品系的一致,保证品类的优异。”绿岭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康回忆道。
  良种从哪里来?李保国开始研究培育新品系核桃。他想方设法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引进6个核桃优异品系、11个山核桃品系,从国内其他省区引进13个核桃优异品类,进行杂交组培实验。终于在一棵核桃树上发现了一个基因变种的新芽,用它培育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薄皮核桃新品类“绿岭”。
  2007年,“绿岭”经过了河北省林业厅组织的“早实薄皮优质核桃新品系选育鉴定”,专家组一致认为,绿岭核桃综合性状、各项技术指标均属“国内领先”。当时,全国有名的薄皮核桃品系不少,但有的品系皮薄如纸,容易开裂,易酿成果肉的污染;有的品系皮又嫌厚,使劲用手掰也掰不开。绿岭核桃皮厚度适中,综合性状最好,获得了“第三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畅销产品奖”、“第七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金奖”、“首届中国核桃节金奖”。
  在临城县起伏的荒岗上,栽培的是李保国培育的新品类,复制的是李保国开创的新栽培方式。
  根据传统,核桃树栽植稀疏,以利于树长大后的通风。但这样栽植,核桃产量有大小年之分,且丰产期有限。李保国一反传统,开创核桃的矮化密植技术,经过核桃树密植、树枝拉平,实现了壮枝挂果、连年稳产。他所推行的“绿岭薄皮核桃矮化密植种植技术”被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校长尹伟伦教授认定为国内首创。
  一次,公司邀请国内核桃专家前来参观指导。看见核桃树的栽培密度,有位专家大为不满,说:“瞎搞。等核桃树长起来,树与树之间不透风,我敢打赌,长不了几年确定要死。三年之后,我还要来。”
  三年过后,专家如约前来,看到面前的依旧生气勃勃的核桃林,心里只剩下了信服。
  从土地治理,栽培办法,新品系选育,到产品的深加工。李保国在绿岭留下一整套的研究成就。绿岭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胜福说:“没有李保国教授,就没有绿岭公司的今天,就没有驰名中国的绿岭核桃品牌,李老师是名副其实的绿岭核桃之父。”
  与绿岭风雨同舟十多年来,这是李保国留给绿岭人最深的感触。
  “我们自己培育出的核桃品系,要像孩子一样敬服它。”
  在绿岭公司的名为市外桃源的栽培基地里,建有一间临时的李保国纪念馆。
  除了图片和文字介绍,还陈列着李保国生前穿过的鞋和衣。衣服上有被树枝划过的口子,胶鞋、旅游鞋的鞋底的花纹已经磨平。
  看着一双双胶鞋,王素欣讲起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次,公司的一名技术员穿着皮鞋上树修剪树枝,被李保国看见了。李保国说:“我们自己培育出来的新品类核桃,它就像我们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你穿着皮鞋上树,那么硬的鞋底细踩坏了树皮,就像伤害了孩子的皮肤,你不心疼吗?”
  李保国穿得最多的是胶鞋或活动鞋,很少有人见他穿皮鞋。在这件事之前,绿岭公司的技术员、职工,只以为李老师不修边幅,不考究衣着。这件事之后,人们对李保国多了一份理解。
  在李保国身上,严格与爱惜是一块硬币的两面,爱之深,责之切。
  贾志华、陈利英是李保国在河北农大的学生。在生活上,李保国把两个学生当亲人。在栽培基地里,李保国看见学生操作上有疏忽,也不管多少人在场,均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对于李保国的爱与责,高胜福至今对一件事记忆深刻。
  在开发核桃乳产品时,绿岭技术人员通过多次实验,结果单用核桃粉始终乳化成效不佳,就想在核桃乳里利用核桃香精等添加剂,以加强核桃乳的观感和口感。李保国坚决区别意,说:“利用香精就是勾兑,就是偷工减料。我们做食品加工企业,要把消费者当成自己的亲人,务必把食品质量放在第一位,质量是1,其他的均是0,质量做好了,后面的才有价值。”
  在李保国的亲自参与下,绿岭用了整整1年的时间,研发了不加香精的绿岭原香核桃乳。2013年8月,《绿岭原香核桃乳生产技术》获得河北省科技成就证书,成就水平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严格也是李保国对自己的一贯要求。
  客岁春季,山东济宁林业局给绿岭公司副总经理李群志打电话,想请李保国给当地的老百姓做一次技术培训。
  出发当天上午,李群志给李保国打电话,李保国却说自己住院了,正在输液。李群志原打算先安排公司技术员去讲课,却在晌午预备出发的时候看到李保国自己开车赶了过来。
  李群志诧异地问:“你不是正在住院输液吗?”李保国笑着说:“我只能住院就不能出院啊?这点小病不碍事。”
  在路上,李群志才知道,最近李保国是.因为心脏问题被医生要求住院输液的。李群志说:“这回你可真得听医生的,该静养一段时间。”
  李保国说:“人家想让我过去,是人家对我的信任,咱不能让人家失望。况且现在是核桃开花授粉的关键期间,我也该去那儿看看他们把树管得怎么样,这树要是年初管不佳,老百姓这一年的损失就大了。”
  “农字号的研究中心得接地气,就要设在田间地头。”
  在绿岭公司门口,挂着一块“河北省核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牌子。这个中心由河北农业大学和绿岭公司共建,是我省唯一一家设在企业的农字号工程中心。
  张康还记得和李保国一起去省里报送材料时的情景。当时,有人建议把中心设在河北农业大学,理由是农字号企业整体人员学历偏低,研究水平落后,设在大学,研究设施好、高学历人员多、研究实验也方便。
  李保国说:“农字号的研究中心得接地气。研究中心就设在绿岭,就设在田间地头。”他保持把研究中心设在田间地头,为的是让核桃研究接地气。在研究中心,李保国的学生就占了大多数数。李保国说,谁觉得吃不了这个苦,谁就别加入,谁当我的研究核桃的研究生不到绿岭果园实习半年谁就别毕业,绿岭研发人员谁不到田间地头搞实验研究,仅仅在实验室闷头做研究,谁就不称职。
  李保国这样讲,也一向是这样做。
  早在绿岭建设之初,李保国和绿岭的工作人员一起住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三伏天,窝棚如蒸桑拿,三九天,窝棚如坠冰窟,李保国全不在意,一门心思放在荒岗治理上。工地上的伙食很简单,有时高胜福实在过意不去要给李保国加菜,李保国却坚决不让,说:“正是创业的时候,条件苦些差些很正常,能吃饱不饿肚子就行了。”当时,个别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员工对环境颇有抱怨,但看到李保国一个大教授,比大家起得还早,睡得还晚,一样吃苦受累,就再也没有了怨言。
  在田间地头,李保国不止做研究写论文,还认了一帮子“穷亲戚”。其中一个名叫贾书芹。
  2000年,李保国在临城县传授苹果树管理技术,偶然认识了在那里打工的贾书芹。贾书芹1家4口,年收入2000多元,经济捉襟见肘。听说贾书芹承包了300亩山场,预备靠林果改变命运,李保国认下了这门穷亲戚。
  李保国一面协助贾书芹初中毕业辍学在家的儿子到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进修学习,一面指导贾书芹管理核桃树、板栗树,协助其规划果园的建设。如今的贾书芹,年收入10万元,成了村里乡亲另眼相看的富裕户。
  原标题:“绿岭”核桃之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