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行业的风向标 天津苗建生致富经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农业信息网

  曾经的他12就出门各处打工,曾经还一度贫困到只能当乞丐以乞讨为生,但如今的他不仅成为当地人们致富领头人,也成为了水产行业的大佬,水产明星,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怎样在水产行业扬名立万,是怎样在水中生财,是怎样在水产行业赚尽财富?
  记者来采访时,苗建生正在跟工人们一起拉网、分塘。他告诉记者,下塘干活儿是他感觉最舒坦的事儿。
  苗建生:这不一开春儿要分苗,到这儿早先心里豁亮啊,下塘干点活儿什么的,吃饭还香,心里面还美。因为我喜欢这玩意儿。就跟你干记者一样多少有点瘾儿。
  记者:有啥?
  苗建生:有点瘾,人一沾水一沾鱼就兴奋。你就对着镜头说我感觉挺美,你就过失着镜头,干点活儿我也感觉挺美。
  苗建生:来了来了来了。
  沾水就兴奋,碰鱼就舒坦,苗建生已经对水产痴迷了快三十年。因为他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熟悉苗建生的人都叫他二哥。在水产圈儿,许多人都知道天津有个苗二哥。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邢殿波:苗老板在水产界相当著名了,也相当有威望。我们都管他叫二哥,水产界的二哥就是他。
  在当地,有两千多个水产养殖户跟着苗建生搞水产。因为跟着他养鱼,不仅总有新品系,还总能赚到钱。
  天津市宁河区苗庄镇大沙窝村水产养殖合作社社员孟凡民:都拿苗总这当一个风向标。二十二年了,始终我就跟着苗总走,他养啥我养啥。这么多年我就没失利过。
  天津市宁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李春海:苗总现在在宁河区水产养殖行业,是一个标杆型的旗舰型企业。是咱们天津地区的重点龙头企业,也是代表了咱天津地区的水产行业扩展水平。
  记者:这么多年你开发过量少个品系你知道吗?
  苗建生:哎呀,说不佳了,得有几十个了。因为品系太多了。这条鱼,匙吻鲟。我们也叫鸭嘴鱼。这鱼当年来说市场价格特别好的。
  记者:就这么拿吗?
  苗建生:对。
  记者:这什么在跳,那么大个儿那个?
  苗建生:这应该说是黑龙江水域的怀头鲶。过来,过来,这太大了。
  记者:这鱼养多少年了这个?
  苗建生:这得有十几年了。
  记者:我帮你抱起来。
  苗建生:你别动,我让你看看这大嘴看看这脑袋。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得有五十多斤以上。不行。
  苗建生:一二,走。
  而除了匙吻鲟,怀头鲶以外,池塘里还有花鲢、白鲢、武昌鱼、胭脂鱼、翘嘴红鲌等。这些鱼,苗建生不仅都养过,而且都依靠它们赚过钱。
  记者:这均是你得意的吗?
  苗建生:对,这一个是得意的,再一个我想留点纪念,早先我想弄一个渔文化产业园啊。养过的比较好的品类挣过钱的,感觉很好的,留下一一些来。
  而这么多个品系的鱼,却都不是苗建生现在最得意的,他要给记者找一条他现在赚钱的法宝。
  苗建生:现在暂时最得意的就是这条鱼。这等于是我的聚宝盆。这等于是现在最发家的了。
  记者:最发家的了。
  苗建生:对。这条鱼学名叫大鳞鲃,实际上我们在市场上都管它叫鳕鱼,也叫银鳕鱼。
  苗建生现在引以为傲的这类鱼学名叫大鳞鲃,是从国外引进的新品类鱼。在全国的水产市场上,大鳞鲃鱼卖多少钱基本由苗建生说的算。而苗建生不仅要用大鳞鲃鱼赚钱,还要依靠它来证明自己。
  苗建生:我混一场,我得混点名儿出来。我就经过这条鱼证明我在这个行业当中曾经有过一笔。天津市宁河区苗庄镇大沙窝村水产养殖合作社
  2015年,苗建生的大鳞鲃鱼销量近100万斤。加上鲈鱼、斑点叉尾鮰等十多个品系鱼以及鱼饲料的销售,公司2015年的总销售额达1.5亿元。
  那么,苗建生是怎么把新品系鱼大鳞鲃养出来销出去的?名震水产圈的天津苗二哥又是怎么水中生财的呢?
  苗建生是天津市宁河区苗庄镇大沙窝村人。小学三年级文化,十二岁就外出打工。苗建生当过翻砂工、装卸工,甚至还乞过讨。吃别人剩下的盘子,露宿街头。十多年的底层生活经历让苗建生尝尽了人间冷暖。
  苗建生:我认为创业有源动力。爱恨情愁这四个字得有一个字是真的。你对这个字已经是深切骨髓的,这才能生发出你创业初期的源动力。
  记者:这四个字里,您哪个字是真的?
  苗建生:我觉得我愁是真的。
  这深切骨髓的哀愁让苗建生寻找一切机会来改变命运。1989年,在水产专业毕业的哥哥建议下,苗建生兄弟三人一起养鱼。他们在老家率先成立了民营养物质鱼场,承包下20多亩地养鲤鱼。那时,养鲤鱼一般均是春季放苗,秋后收鱼。而苗建生把出鱼时间提前到了六月份。经过打上市时间差,苗建生依靠养鲤鱼赚了十多万元。
  这是武昌鱼,当年毛泽东的诗句“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说的就是此类鱼,此类鱼也让苗建生在水产圈出了名。1993年,苗建生承包了1500亩地,在北方地区率先养殖武昌鱼。他们自己配饲料,养出来的鱼品相好体质好,还解决了武昌鱼的远途运送问题。最远能够把活武昌鱼从天津拉到新疆。因此经销商们都愿意到苗建生那拉货。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邢殿波:他从养殖技术,和个头活度各方面他做得最好。水产界大家伙儿都特别认他养殖啊。
  到九十年代末,整个北方地区卖的武昌鱼里,苗建生占很强的比例。而哪里需要武昌鱼,什么时候能涨价,这些信息苗建生几乎都了如指掌。
  天津市宁河区苗庄镇大沙窝村水产养殖合作社社员孟凡民:他考察了,说你压一段时间,我就听了。这一下两个月时间,那时候我养的池塘少,也就四五十亩吧,我多赚了将近20多万。
  记者:他说涨啊。
  天津市宁河区苗庄镇大沙窝村水产养殖合作社社员孟凡民:对,确定涨价,他把市场就研究的这么准。
  苗建生:我当时对市场的了解程度特别高,整个北方地区有多少武昌鱼啊。整个市场需求量有多大,哪个季节需求量大,哪个地方需要什么规格的,我基本上全有数儿都。那简直是说非常地美好,非常霸道。当时经过武昌鱼的思路就是,必需得要跟上市场,寻求好品类。
  苗建生依靠着武昌鱼在水产市场上扬名。他的日子也越来越好。到2000年,公司的年销售额就达到了3000多万元。
  可没多久,苗建生就陷入了毕生中最痛苦的阶段。之前是兄弟三人一起创业,可2004年,主管技术的哥哥离开了公司。而到了2007年,主管生产的弟弟在一场车祸中忽然离世。悲伤包围着整个公司。但令全部人感应非常不解的是,给弟弟办完丧事后的第二天,苗建生不仅上班了,而且还像往常一样谈笑风生。
  公司销售经理岳震胜:我说这是正常人吗?我说亲兄弟没了,他类似没有那么回事儿一样。感觉这个人是不是太没有感情了。
  当时没有人知道苗建生在弟弟去世后表面上为什么显得那么淡定。后来,苗建生悄悄地在公司的广场前立了一块石头,上面写着两个字“青园。”
  苗建生:那个东西只有我心里知道,他大名叫苗建青。实际我就拿这俩字,每天过来过去能看到这俩字,就是对他的一种纪念,我认为他就在我身边。我感觉哥们儿弟兄之间的感情,是一种互相鼓励,互相担当。所以说那一刻我就感觉,我们这个家族的事儿,包括他未了的事儿,这均是我的事儿。必需我站起来,才能存活。当时我那个猛劲儿,人原有的野性我觉得是迸发出来了,就是那种舍我其谁,非我不行那劲儿。任何事儿我全不惧。
  苗建生独自扛起了公司的重担,而当时武昌鱼的价格越来越低,公司陷入了困境。2010年3月,苗建生却在公司大会上说:到2015年,公司年销售额要超过1亿元,但当时公司的年销售额只有3000多万元。
  公司公司员工苗树强:听着那东西根本不可能的事儿。那时候我感觉他就开始不务实了,飘了,虚了。讲这有啥用啊,数也忒虚,讲的话也忒虚了。
  想不到的是,到2015年,苗建生不仅完成了目标,公司年销售额还达到了1.5亿元。那么,他是怎么实现的呢?
  记者采访的时候,苗建生带着工人们正在拉的鱼是大鳞鲃。
  苗建生:反正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啊,我拿来这条鱼就看着很舒服。你看这肚特别白。
  记者:这个是越白越好吗?
  苗建生:对。这条鱼是非常标准的一条鱼了。你看摸摸这肉,特别圆。
  记者:而且它也没有什么弯度,比较直溜。
  苗建生:对。这鱼体质就特别好了,色泽也特别好了。
  记者:好养吗?
  苗建生:好养。这条鱼来说在中国一般的水域里面全能养。长得相对比较快。
  大鳞鲃鱼原产于乌兹别克斯坦。2009年,黑龙江水产研究所引进了15条大鳞鲃鱼。而苗建生看见它的第一眼,就决意要养殖。
  苗建生:它是一种直觉吧,人和人之间的一见钟情吧。就仿佛您见人多了,叫阅人无数。我这也叫阅鱼无数。因为我懂鱼,我还懂市场。它这鱼是亚冷水鱼,相对口味吃到嘴比较鲜比较香。圆柱形鱼,鱼肉比较多。整体外形看着挺悦目。还有在实际养殖过程中这条鱼困难还不太大,耐运送,耐折腾。还有一个这条鱼是国外品类,如果这条鱼开发成功早先,咱有话语权。
  2013年,公司成功养出近30万斤大鳞?鱼。苗建生提出每斤大鳞?鱼的售价25元。销售经理们硬着头皮到市场上去推销,往往吃闭门羹。
  公司销售经理苗建发:人家就摇头,我们不卖我们不卖。就这类表情,这条鱼市场上没见过我们不认。
  苗建生提出白送1万多斤鱼让经销商们试卖,而且给出了试吃、返利等一系列优惠条件。但是卖价还是不能低于25元一斤。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申建国:开始开发这条鱼的时候,因为它是没有量的。我们是做批发的,说白了我们就不愿意开发这条鱼。他说你卖吧,死了算我的,我说那我就试试吧。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易志权:他们给我们的条件是如果饭店需要的话能够先送,免费送。买十条送一条,如果是新旅店的话,我们先让厨师长去做去品尝,让消费者去试。
  这是苗建生的一个活鱼中转站。每天,大鳞鲃鱼被从池塘里打捞上来后,要先到这个中转站呆三天以上。
  苗建生:从大塘里面到这里面重要让它有一个高密度适应,早先再把它往车上装,让它能适应下。拿纯净水过一下子。它身上的脏物就排泄一下。鱼的口味好。你看腮比较红亮了,没有杂物了,此类鱼就好了。
  大鳞鲃鱼在中转站里通过暂养、降温、包装等一系列环节后,才打包装车,而苗建生在运送的细节上也费了不少心思。
  记者:您这一车有多少斤啊?
  苗建生:大约两万斤。
  记者:这两万斤都能保活吗?
  苗建生:都得保活。要不然这鱼伺候这么长时间再死了,全算咱们的。这是一个纳米管你看到没。跟液氧罐连在一起的。就是往这里面一放。
  记者:是这个液氧罐在起作用。
  苗建生:一个箱子一个。
  记者:那你们这类最远能保持多少个小时?
  苗建生:30个小时一点问题没有。实际上四十个小时也没问题。
  由于苗建生养的大鳞鲃鱼体质好口感好,又耐运送。再加上一系列优惠条件的刺激,苗建生在市场上逐渐铺开了货源。25元一斤的价格,2013年当年就销了20多万斤。到2014年初,就卖到了北京、上海、杭州等近二十个大中城市的水产市场。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申建国:过来的质量非常好,这条鱼也很皮实。十天半月也不死。我们确定乐意卖此类不爱死的鱼,口感好的鱼。
  可2014年3月,苗建生提出要给大鳞鲃鱼涨价,而且要卖到50多元一斤。好不容易才稳定住的市场和销量,销售经理们不乐意了。
  公司销售经理岳震胜:我们认为他那就是给我们洗脑说胡话呢那是。本身新品系的鱼短时间内能卖那么多,我们感觉不太现实。
  公司销售经理苗建发:鱼和鱼之间有竞争啊。比方河鲈、加州鲈、鳜鱼啊,还有个别海水鱼。它们的价位就不高,你这条鱼不可能超过那些鱼的价格。不可能超过海水鱼的价格。
  面对销售经理们的不满,苗建生的态度也非常坚决。
  苗建生:我的原话就是卖一斤你也得卖到五十元以上。要的就是这个劲儿。
  不得已,销售经理们开始调发货价。而根据苗建生的要求,5个月内调了5次价,大鳞鲃鱼的价格由25元一斤涨到了50多元一斤。这样一来,原先的20多个客户,只剩下不到10个。到2014年8月,大鳞鲃鱼卖到了55元一斤,而一个月的销售量也由涨价前的5万斤降到了不足2万斤。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申建国:你要抢钱啊,你再好的东西你也得差不多了吧。不能拼命地涨是不是。他要是老三天两头涨价的话,我就不要他的了。
  公司销售经理孟凡光:我们也很无奈这个事情,老板逼着我们要涨价怎么办啊。就要失业了。
  记者:为啥呢?
  公司销售经理孟凡光:客户都流失了。发货都不发了。原来发一千斤的,现在发五百发三百(斤)了。我感觉我们这事儿做得是有点离谱儿了。
  到了2014年10月,苗建生终于不再涨价了。到2015年5月,大鳞鲃鱼的价格逐渐又调回到30多元一斤。宁可少卖也要涨价,苗建生图什么呢?
  苗建生:拉得越高,对早先的日子越好过。
  记者:为啥啊?
  苗建生:因为这个东西人们感觉已经是高档鱼了。已经到了这个价格了,从消费人到经营人,都视它为很很好的鱼。我认为一个好东西得卖一个好价格。对养鱼人对销鱼人更负责。因为你价格过低了早先呢,就引起质量问题啊,引起经销商对这条鱼没多大钱可赚啊,实际(对)这条鱼未来的大量销售更没好处。身价高一点的目的不是真正地要能赚多少钱。是给它知名度提起来。大家都认可这条鱼的时候量会起来。量起来早先会回归一个理性化了。
  现在,大鳞鲃鱼的价格定位在25元左右一斤,卖到了北京、上海、南京等40多个大中城市的水产市场。2015年,苗建生的大鳞?鱼销量将近100万斤,在国内的水产市场上据有很强的比例。
  北京市某水产批发市场水产经销商申建国:量大还是他们家量大,因为供不应求,价格当然他们家说的算。
  天津农学院原副院长刘茂春:这个大鳞?,他在市场上的话语权比较多。非常不容易。这就是说创业者得有敏锐的眼光,这条鱼看得特别准,对于它的市场前景,他们也看得特别准,所以取得了成功。
  苗建生:这里面我还有一个什么私心呢。就是你苗老二你养鱼卖鱼三十年了,你到底能有几条很好的鱼啊?最早武昌鱼非常厉害非常好,因为它我扬名立腕赚到钱。那么我等了十几年了,等到这一条好鱼了。曾经咱们这帮人在某年某月某日,一条进口鱼咱们来自己养的,自己定的价。早先等我退出这个行业以前,就很难再找到这类机会。这是养一辈子鱼卖一辈子鱼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
  苗建生还成立了水产养殖合作社带动周边2000多户农民共同致富。2015年,整个合作社的销售额达到了4亿多元。苗建生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
  苗建生:走了走了,过会儿瘾得了。脸上全是水了吧?
  记者:你不是说舒坦吗?
  苗建生:是。依靠它一个是生活,一个是依靠它发财,一个是依靠它受人尊敬的程度越来越高了。感觉像老百姓的话叫不白活一回那个劲儿。
  记者:不白活一回?
  苗建生:因为我打工,文化不高,没啥特殊背景,能干到现在。按老百姓话说太露脸了呗。
  记者:太露脸了。
  苗建生:那可不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