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诱惑 海南许荣宏山羊年销500万元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农业信息网

  2013年,在北京一家国企安稳工作的许荣宏忽然提出,要辞职回海南创业。在妻子弟弟的提醒下,他发现当地东山养殖中的巨大商机。几个年轻人组建了80后创业团队,却没想到创业路上困难重重。看海南的许荣宏怎样发现商机,追求创业理想。
  2016年5月25日早上7点,许荣宏带着我们一起去事先约好的农户家,收东山羊。
  记者:有狗吗?就这家哈?
  许荣宏:对,雨春,有狗吗这里?
  朋友:没有没有。
  许荣宏:这是狗啊?拴着吗?
  记者:哦,拴着呢。
  许荣宏:这只狗有点小,看上去没事。
  这家养殖户,就住在东山岭脚下。他家养了近100头本地的东山羊。现在这个季节,农户一般都不愿意销售羊,因为夏天热,吃羊肉的人少,相比过年时期,这时候他们可卖不上什么好价钱。
  因为许荣宏多次拜访这家农户,而且主人也知道,许荣宏来收羊,数量一定不会多,所以才愿意卖给他们。
  许荣宏告诉记者,可能他们现在抓羊,还不是特别专业,可已经比刚创业那会儿,进步太多了。
  记者:忘了他学什么了?
  弟弟:侦查的。
  许荣宏:哦,对了,你看你看。
  记者:没事,转过来说几句。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弟弟:侦查。
  记者:侦查?
  弟弟:就是警校里面的侦查。
  记者:警校的。
  记者:那那位呢?跟你们挑羊的伙伴?
  许荣宏:雨春,学什么专业的?
  朋友:我学市场营销的。
  记者:边学边进行是吧?
  朋友:对对对。
  记者:以前会干这些活吗?
  朋友:没有干过,你看一身汗。
  废了好大劲,许荣宏他们终于从这近100只东山羊里挑了3只。
  对于从没有做过农活的许荣宏来说,手拎着不到20千克的山羊已经累得他走起路来,气喘吁吁的。可接下来出现的事,将会让他更郁闷。
  好不容易挑选出的东山羊,有一只就在装车的时候,跳出来跑了。许荣宏他们几个人一早上的辛劳都白费了。
  在没有创业之前,许荣宏本来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那时候他想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天天跟这些羊打交道。
  可就在2014年的时候,他却执意从北京回到了海南创业,到底是什么 因素,让他辞去稳定的工作开始养羊?这类海南当地的东山羊身上又有哪些商机呢?故事还得从2013年说起。
  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许荣宏的父亲,接到了儿子一个电话。
  许荣宏:当时在电话那头,我就说,爸,我这边工作觉得可能有点没有激情,我就觉得我做啥事都没有激情,我就觉得我可能有点抑郁了。然后聊着聊着我借这个机会,我就说,我是不是在工作(上)太郁闷了。我就可能想出来自己做点啥,就想自己创业,我就把这个话题抛出来了。
  父亲:我接到电话我就心里头咯噔一下。我就跟他说你研究生毕业了,现在在北京也在一个国企,比较稳定的单位。家里一个小孩,就指望他能在一个稳定的单位里面扩展,就不指望他搞得太辛劳,所以说当时我就持者反对的意见。
  许荣宏和妻子都在北京工作,他是硕士毕业,妻子博士毕业,两人在北京的生活,一向以来均是很安稳的。那一段时间,许荣宏总是给家里打来电话说要离开北京,回海南来。这让家人实在没方法理解。
  母亲:他们回来那我怎么跟身边的亲戚朋友怎么解释啊?我觉得有点面子过不去。说实在的有点面子过不去。因为总觉得在北京两个一个博士一个硕士在北京待得好好的回来,是不是在北京混不下去了才回来?我总是想象有这个感觉。
  2014年初,没有得到父母支持的许荣宏真的从北京回来了。让儿子有这么反常举动的 因素,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正如母亲猜测的那样,他在北京出了什么问题吗?
  从2013年开始,许荣宏觉得自己每天都过得不舒服,精神不佳,情绪不佳,可要说详细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上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妻子顾小娟担心他的身体,让他去医院花了一万多元钱,做了一个全身体检。可检查结果许荣宏却一向没有拿出来给妻子看。
  妻子:检查完,他一个月都没有告诉我结果。后来我就问他,你检查完结果是什么呢?他就笑了笑,然后我就在那翻,厚厚的一本检查的结果单,很具体的。然后上面也有个别建议,说他身体素质非常好,还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
  在许荣宏身上究竟出现了什么?让他身体不舒服的真正 因素又是什么呢?
  2009年,许荣宏生物工程硕士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当时他的生活是同龄人中比较优越的,在北京有房有车有户口,年薪30多万。可工作到第四年,许荣宏越来越不喜欢自己的此类生活状态了。
  许荣宏:当时怎么说呢?跟我自己自身的一个性格也有很强的关系,当时我是仿佛于是在一个国企这么一个体制下。可能许多东西就觉得,包括个人的个别想法,包括想创新的部分点,就觉得仿佛受到了压制。
  妻子:可能身体和灵魂不在一条线上。尽管说事业单位还有国企比较舒适,比较稳定,但是总觉得心里蠢蠢欲动的,还是想去干点什么。所以就觉得很不舒服的那种状态。
  那段时间,许荣宏总会在电视上看见有关创业的话题,也因为受了这个启发,让他更果断的想要离开原来的生活,他也想创业,想走出去自己做点事。可身边只有妻子支持他。
  许荣宏:我就觉得其实年轻人,只要你愿意出去去尝试,我就觉得应该还是要尽量鼓起勇气出来多逛逛,这样的话能更好的发现自己的价值。能更好的挖掘出自身的一个潜力。
  妻子:既然你过的不开心,那你再舒适,再安稳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能活多少岁呢?所以当时面对他父母特别大的反对呢?重要是我出面,跟他们解释,去跟他们说,最后还是反对,反正反对就反对我们就这么回来了。
  在没有得到父母支持的状况下,许荣宏跟妻子双双辞去了工作,回到了老家海南。
  回家后,许荣宏就开始为自己的创业做预备,他开始考察,想看看在家乡有没有什么好的项目做。
  2013年年底的一天,许荣宏跟家人们聚在一起吃饭,他特别喜欢吃海南本地的一种东山羊的羊肉,此类羊肉肉质紧实,有弹性,没有膻味。在海南本地很受食客欢迎,更与加积鸭、和乐蟹、文昌鸡被人们并称为海南四大名菜。
  可就在吃饭的过程中许荣宏发现,一份白切的东山羊肉竟然卖到了180元钱。他去市场看了看生肉的价格,海南本地东山羊羊肉最便宜的也要70元钱一斤,而他在北京买的羊肉一般也就30元左右。这让他有点吃惊。这时候,许荣宏妻子的弟弟顾卫星提出了,想要养此类东山羊的想法,顾卫星觉得既然价格这么高,其中一定有商机,出于好奇,也出于对商机的敏感,许荣宏就和他们开始了解本地东山羊的市场。
  海南东山羊,最早主产于海南的东山岭,所以被当地人简称为“东山羊”,由于此类山羊全身均是黑色的皮毛,又会有个别当地人称它为黑山羊。现在,海南东山羊的养殖已经分布到了海南省的万宁、琼山、澄迈县等市县。由于海南特殊的气候和养殖习惯,当地的东山羊一向以来都采用的是放养的模式。去采访的时候,记者就跟当地的养殖户聊起了,东山羊肉价越来越高的起因。
  记者:你养了这么多年羊,你家有多少只?
  养殖户:我家有一百来只。
  记者:为什么不多养点呢?
  养殖户:不佳养。
  记者:不佳养?
  养殖户:不佳养。
  记者:为什么说不佳养呢?
  养殖户:因为在这里长期养的羊品类,它习惯了这里的环境,它活动更大,要爬山。像这里有多少度?起码有七八十度。七八十度能够爬上山。
  记者:七八十度都能爬上去?
  养殖户:对呀对呀,爬上山。我们不想圈养,圈养人家说品质不同,我们就是坚持传统放牧。
  记者:养多了是不是管不了啊?
  养殖户:养多很辛劳的。
  记者:怎么辛劳啊?
  养殖户:你必需要和羊爬山啊,海南现在这个时候,太阳很强的,一出来就流汗。
  记者:我看你衣服都湿了。
  养殖户:对啊。
  记者:我们刚爬山上来也确实挺累的。那你们每天都要这样放羊吗?
  养殖户:那确定啊,放羊一年每天都要放的。就是身体好,赚钱也赚不到什么大钱,就是辛劳稳定部分。
  由于东山羊要放养的场地有限,而且每天都要活动,再加上海南气候特殊,东山羊也容易生病,养殖起来比较费事。一个养殖户最多也就能管理好100来只,一向成不了规模,农户挣不到什么钱,养殖的人也就越来越少。而许荣宏他们就决意了要规模化圈养东山羊。
  许荣宏:我们海南本地羊肉群体数量是越来越少,所以说老百姓又有消费的需求。海南人其实是很喜欢吃羊的。他不但是夏天,冬天都很喜欢吃羊,所以说海南的羊远远不能满意当地老百姓的一个需求。真正的老百姓想吃到海南羊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你想想我们北方那边,像我们北方的羊在当地肉只能卖到30来块钱一斤,而我们这边海南羊卖到70多块钱一斤,我就看到这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差价,我也觉得这是不错的一个商机。
  找准了要做的项目,许荣宏和妻子,还有妻子弟弟顾卫星牵头,几个人组成了80后创业团队,他们分别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还向父母借,最终凑到了1000万元启动资金。这几个人均是辞去了原来安稳的工作,出来创业。纵然几个人连农活都没有做过,但他们却对自己信心十足。
  2014年2月,他们在海南省澄迈县租地430亩建设养殖场,规模设施都往最高的标准建设。
  弟弟:当时想法许多的,先把这个做起来,一万只羊,每年能出多少,能出多少羊,完了后期再自己做一个深加工,按一万只羊的规划,而且大家都一块,很有信心的把这个事搞起来。当时也想做海南最大的领头羊,而且带领农户一块去致富。
  记者:你们目标还挺高的当初?
  弟弟:对对对。
  养殖场建好后,许荣宏他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寻找最纯正的海南东山羊。
  许荣宏和伙伴们先后去了海南的许多乡镇。听说哪里有养殖东山羊的,他们就赶往哪里。有的时候海南下暴雨,去偏远地区的农户家收东山羊,经常形成车子陷进不佳走的山路里出不来的征象。
  由于海南的东山羊远亲繁育问题尤其突出,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品类退化,为了能在农户家收到纯正的东山羊,许荣宏他们制定的标准很严格,所以也常会空手而归。
  记者:选中这一头了?为什么要挑中这一头?看哪选中的这一头?
  合作伙伴:看外观,毛色全是黑的,体型,年纪,还要看一看牙口,一岁以内的这一排牙齿所有均是乳牙,你看现在有点松动了,它可能就是快接近一岁了,慢慢它就掉了,掉了早先就换两颗大牙上来。
  记者:就看那个牙是不是乳牙?
  合伙人:对对对。
  记者:还有哪些标准呢?还要看哪儿呢?
  许荣宏:还要看它的个别外贸特性。符不符合我们选羊的一个标准,也是我们东山羊的一个标准。看它的那个角型,八字角,包括看它整个的一个头型,包括鼻梁,它这个就像是马的头型一样,鼻梁就是细长,一般其他羊,包括个别外地羊,一般它这个鼻梁就会比较隆起,比较高,不像我们这么细长。然后包括看它这个毛色,毛色的话就是说纯黑,发亮,没有杂色,包括它这个底色没有杂色,纯黑发亮的那种,如果它的毛色杂乱,说明这个羊的健康状态不太好,这是我们看的一个标准。可能还包括会检查一下它的那个生殖器官,看生殖器官正不正常,有没有个别繁育方面的障碍。
  记者:我看你们挑的还挺细的,刚那么多都觉得不行。
  许荣宏:对,因为这个羊,它在农户那边养,好多东西它都逐步退化了,所以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工作也就是想把这些最优异的品系给保存下来。
  2014年,养殖场从海南各地收购回的羊进场了。许荣宏他们将这些羊圈养,分外细心的照料着这些好不容易收来的宝贝。可没几天,这几个创业的年轻人体会到了创业的艰涩。
  收来的东山羊,被圈养之后,就陆续地生病,每次辛劳收一批羊上来,都会死几只,还有部分羊趁着大伙不小心的状况下跳出圈养的场地,偷跑出去不见了。
  再加上又经历了一次台风。几个人别提有多难过了。
  弟弟:羊老出问题,出问题而且有些问题,我这边技术还是有更强欠缺,假如它一大批生病的话,还是有些忙不过来,每个治疗的话也忙不过来,在这边的话感觉有点压力有点大。
  妻子: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吃火锅,就聊到这个企业,聊着聊着我们三个人就同时哭了那种,有点激动。

  记者:为什么哭啊?
  妻子:就觉得很苦,当时可能想好了回来创业,但是没有想到会那么难。
  那段日子,许荣宏每每看到正在计划建设中的二期羊圈,心里都特别的沮丧。他曾经想过,自己在创业的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可没想到会这么难。他们还能保持下去吗?
  妻子:其实我们三个能够说是当时建厂的时候一起流汗,尤其是他们两个,然后遇到困难的时候很迷茫的时候也一起哭,哭完了之后第二天就在我们自己的那个工作群里说没事,一切都能够走的过去,毕竟我们又年轻,年轻就是成本,激情就是成本。所以就很快的大家又开始投入工作中。
  既然出了问题,就要想方法解决它。许荣宏他们四处请教专家,去别的羊场学习,还请来了养殖山羊多年的技术员当厂长。他们调解养殖对策,还将羊场按照东山羊的特点做了修改。
  许荣宏:这个羊,你能够看我们这边都有加高,原先是我们这个墙的高度是一米五,这个是原先我们没有加这个的时候,那个羊很轻松直接就能翻阅过去。
  记者:一米五都能跳过去啊?
  许荣宏:能跳过去,就现在我们加了这个,有许多一个别羊可能还是能跳,这后期可能慢慢我们把它关的这个环境久了早先,它慢慢的野性稍微还退化了一点。刚来的时候,像我们这个墙,到处都在跳,均是飞檐走壁的。
  为了能让收来的东山羊更好的适应新环境,他们每到一个地方收羊,就会在当地租下一块场地,将收来的羊都集中在那里放养一段日子。等它们相互适应了,再统一拉回养殖场。在养殖场里,他们也重新规划出了草场,放养这些羊。
  通过两年多的奋力,到了2016年,许荣宏他们的羊场已经走向正轨,他们将东山羊销售给当地的个别餐馆,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更是有许多人来他们场里定羊。养殖场肉羊和种羊的销售额能达到近500万元。
  原标题:黑色的诱惑

猜你喜欢